都说音乐圈乱如夜店但这部电影却把他们拍得像神仙

2022年10月27日

在电影逐渐成为速食文化的今天,花五年时间完成一部电影似乎成了一种很奢侈的事。

今天要介绍的影片,可以说即低调又神秘。它从立项开始,经过了五年时间才浮出水面。

期间对它的猜测众说纷纭,有人说它将是某电影节的压轴巨作,有人说它只是一个幌子,根本没有存在过。

不过,在2017年美国西南偏南电影节上,《歌声不绝》经历数年酝酿的神秘之作,现在终于揭开它的面纱。

电影从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音乐节讲起,描述了一群男女错综复杂的恋情。他们沉迷于歇斯底里的性与爱,后来又互相背叛和分离。

男主角是永远的白马王子,高斯林。这回在影片中依然扮演才华洋溢,多情的钢琴王子,全能音乐创作人。

女主角是“小白兔”鲁尼玛拉,同为音乐创作人的她拿起吉他的样子攻气十足,又美又酷!

男二号是有“法鲨”之称的迈克尔法斯宾德,多金不羁的音乐制作人。

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在剧中也有出演。不过,并不是跟“小白兔”一对,喜爱《卡罗尔》这对的迷妹们可能要失望了。

更别说还有摇滚老炮iggy pop,朋克教母patti smith 等巨匠重磅客串。

然而这部让众多粉丝望眼欲穿,漫长等待的电影,一经曝光,引来了无数恶评和骂声。

烂番茄,meta,imdb的分数一再暴跌,难道我们看的是一部“伪神作”?

其实并不然,如果冲着这些明星,你就认为这是一部单纯的商业爱情片,那你就太小看了这部电影。

他在美国独立电影界拥有“大神”一般的地位,很多人形容他的片子“有如神谕”。那么既然是神,他从来不用常规的路数,而是任性妄为,不顾观众的死活,只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拍电影。像法国的电影大师戈达尔,还有意大利电影大师安东尼奥你,都是这么做的。

不同的是,他们在电影里所使用的“标签”都不太一样。泰伦斯马力克,通过跳跃的故事,自然的场景,穿行游动的镜头,碎片式的剪辑,和随心所欲的独白,来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。

像纪录片,又并非纪录片。看他的电影,就像在看一部脱胎于自然的录像作品,一场迷幻的梦境。

2011年的《生命之树》让他收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,全世界对他的风格顶礼膜拜。

但殊不知他的作品从一而终都是这个样子,半个世纪前就有电影理论家说过,作者电影的导演一生只拍一部电影,每一部都只是这部电影中不同的篇章。

对于泰伦斯马力克来说正是这样,但对于追逐新鲜刺激的观众来说,他们受够了看一部接一部的《生命之树2.0》或者《生命之树3.0》。

比如《通往仙境》和《圣杯骑士》同样用了本阿弗莱克和克里斯蒂安贝尔这样的实力派明星演员,同样的拍摄风格,但反响却不如之前。

催眠、加长版mv、心灵鸡汤这种负面之词继踵而至,但如果我们用心去看这部电影,沉浸其中的话,会发现这样的说法实在过于调侃,有失客观。

鲁尼玛拉在party上与高司令相识相恋。她爱上他极具天赋的才华,他的潇洒不羁,他的浪漫。

他们一起享受默契,享受生活的趣味,享受创作和旅行。享受迷幻的电子乐,也享受硬朗的摇滚乐,享受当地的民歌,也享受一个光线充足的早晨,一起弹奏的一小段乐章。从一首歌,到另外一首歌,从一个吻,到另外一个吻。

在沙滩上,他们看到无数的飞鸟穿过天空。飞鸟说“我们将拥有相爱,爱永不止息。”

但与此同时,音乐制作人法鲨却插足在他们之间,让他们的关系成为危险的三角。他为高司令铺路,给小白兔提供发展。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性瘾者,无论在事业还是爱情上都毫无底线。

高司令遇见了魔王凯特布兰切特,展开了一段在他妈眼中“并不合适”的恋情。

但一切都只是短暂的激情,他们以为可以摆脱从前,找到自己的归属,但最后仅仅是让自己更加空虚。

法鲨因为太过放肆的性生活,让妻子娜塔莉崩溃自杀。她说:“你扼杀了我的爱。”

鲁妮玛拉和高斯林的新恋情在新鲜感褪却之后,纷纷不告而终。他们不再费尽力气去追逐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名声、钱财、甚至是抓不住的梦。

在电影之初,他们都是漂泊的人,为找寻自由,为片刻的欢愉尽情放纵。但在电影最后,他们回归田野,做一个轻盈而认真的生活者。

全片充满鲁尼玛拉这个角色内心的梦幻呓语,她在片中展现出曼妙灵动的美,让人无法不为之沉醉。

31岁的她已经可以驾驭各种不同的人物情绪,从可爱俏皮,甜蜜柔情,到迷茫失落,忧郁和悲伤,她带我们沉溺在那些疯狂的瞬间,也带我们进入最后的平静和沉思中,就像经历了一场波澜起伏的人生。

手持和广角镜头,将人物和环境融为一体,制造出捉摸不定的幻境之感。加上绵延不断的喃呢,生活中奇妙的景象,让画面呈现出梦幻般的美学。

灵魂一直是泰伦斯马力克作品的主旨,早年从事过哲学和宗教的研究,让他的电影充满了对生命的思考和探寻。

从繁华的都市万象,到原始的自然风貌,从音乐节现场扬起的尘土,到光线透过落地窗映在干净的床上。

他的电影从没有答案,只是构建景观,模拟经验,填充情绪。在不断变换的节奏中,人物时而尽情欢舞,时而遭遇困惑和彷徨。

“失重”是这部电影最初的名字,在电影中有这样一个场景,三个主角在飞机舱里失重漂浮,兴奋地大声喊叫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